外媒Gamasutra的2017游戏圈白皮书

GAD翻译馆成员鸢尾∮Iris翻译,原文来自Gamasutra。2018-01-03
2017年已经过完了,因此我们一起花时间来回顾了一下2017年对我们的意义,并且盘点了一下游戏行业整体。

这当然不是一年的完整纲要,但希望它能够帮助你想起2017年咱们的游戏行业从业者们所做的杰出工作,以及我们一起经历的事件和一起玩过的游戏。

下面,我们要从列举的十大游戏开发商和工作室中,开始梳理2017年的亮点——这些开发商和工作室超越了我们的期望,并创造出了让大家津津乐道的作品。

一、 十大游戏

要列举2017年发布了多少款出色的游戏还挺难的,但我们敢说一定超过10款。

尽管如此,或者说正因为如此,我们再一次选择了10款我们认为最能代表今年游戏行业的作品。

游戏开发者们比所有人都更清楚,创意来自压力,而通过强迫我们自己挑选出10款(只有10款!)游戏,我们不得不绞尽脑汁选出对于我们和整个游戏行业而言最重要的游戏。

那么以下就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我们选出的2017年最佳游戏。每一款游戏都伴随了我们对于该游戏之所以能够入选的中肯评价。

《万物(Everything)》
开发商:David OReilly
发行商:Double Fine Productions

几年前,曾制作《Panoramical 》的几个人发表了一篇文章《深入探讨游戏怎样利用音画为玩家提供操控感(“作为一个偏幻想风格的半机械管理人”)》。

整篇文章都值得一读,在最后他们以《在佛头上撒灰:禅宗大石崇山行愿的教导(Dropping Ashes on the Buddha: The Teachings of Zen Master Seung Sahn)》这本书中引用的句子作为结尾。

这个游戏讲述了一个名叫Gita 的7岁男孩遭遇了心爱的小猫去世的故事,既然网络是个非常自由的空间,那么我这里就直接复制游戏中的话了:

“Katzie怎么了?他去哪里了?”

Soensa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从我妈妈的肚子里来。”

“你的妈妈是从哪里来的?”Gita沉默了。

Soensa说。“世间万物都来自同一个地方。世界就像一个饼干工厂,有很多不一样的饼干被生产出来,变成了狮子、老虎、大象、房子、人类。他们都有不同的形状和名字,但他们都是用同样的材料做出来的,味道也一样。所以你所看到的一切不同的事物——一只猫、一个人、一棵树、太阳、地板——其实都是一样的。”


这对我而言,就是《万物(Everything)》。这款来自David OReilly及其团队的最新作品尝试通过互动媒介来表达不可言喻的真相。这是一款不言自明的游戏。它是一个让人全身心投入的心印(译者注:禅之本意,不立文字,不依言语,直以心为印,故曰心印。)。在狂欢时留在后台是件好事。听听Alan Watts(译者注:英国哲学家)的理论也挺好的。

我很喜欢这款游戏,很大程度上因为我在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地点领会到了它的深意。在过去的一年,整个世界都忙着划清界限、建造高墙、争斗不休,而《万物(Everything)》时刻提醒着我们这些不过都是凡尘喧嚣。

- Alex Wawro

《画中世界 (Gorogoa)》
开发商:Buried Signal
发行商:Annapurna Interactive

幸好这款游戏在2017年发售了,这样我可以在完成最佳游戏清单之前玩到它。《画中世界 (Gorogoa)》是一款纯粹的解谜游戏,同时也以强烈的方式讲述了一个故事。它让我不禁想到开发者Jason Roberts是怎样构思出这样的一款游戏的,更别说还要完美地将这个概念从脑子里拿出来实现。


《画中世界 (Gorogoa)》让我对2D空间有了全新的认识。这是我们在谈论“游戏理解”时候应该讨论的设计之一。在我和这些解谜碎片中间发生了非常特殊的对话,让我茅塞顿开。有时候谜底很难找到,但这些谜底总是能根据游戏早期所建立的规则让我觉得非常合理。《画中世界 (Gorogoa)》成功地将艺术、设计和技巧完美结合,每个人都应该去玩玩这款游戏。

- Kris Graft

《地平线 零之曙光(Horizon Zero Dawn)》
开发商:Guerrilla Games
发行商:索尼互动娱乐

在我玩到《地平线 零之曙光(Horizon Zero Dawn)》之前,我几乎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曾在游戏里停下脚步欣赏其中的世界了。很多时候,当我完成了一个任务或者是收集完敌人身上的战利品后,我就会转过身静静观赏天空中日落染成的瑰丽颜色或者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所染上的阴影。


《地平线 零之曙光(Horizon Zero Dawn)》中的世界、角色和故事非常引人注目,包括你在做支线任务时候不经意瞥到的壮丽风景。Guerrilla Games从它的《杀戮地带》系列开始构建了一个后后末日的开放世界游戏,在这里大自然吞噬了现代文明,而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变成了四处游荡的野生动物。

当你偷偷地在游荡敌人的必经之路上放置陷阱并射箭打破它的武器系统,最后单手击败了巨大的机械野兽时,那种成就感是非常引以自豪的。即使《地平线 零之曙光(Horizon Zero Dawn)》已经稳进我的最佳游戏名单了,我现在仍然还在探索其中的地图,为了能够尽可能全面地体验这款游戏。

- Alissa McAloon

《林中之夜(Night in the Woods)》
开发商:Infinite Fall
发行商:Finji

《林中之夜(Night in the Woods)》 是一款关于动物的拟人故事,而它的故事比我在今年任何游戏中所看到的都更感人、引人入胜。


这款游戏采用了非常特别的论调,如果它让你像我一样感受到了共鸣,那么玩下来其实会感到痛苦。当我玩完这款游戏时,我感觉自己跟着每一个角色一起成长了,它们就像我多年未联系的家乡老友一般熟悉又陌生。

- Alex Wawro

《绝地求生:大逃杀(PlayerUnknown's Battlegrounds)》
开发商:PUBG 公司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不仅是我们在长达一小时的比赛后最喜欢看到的一句话,更是PUBG这款游戏的认真和复杂程度的一个象征。

经典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现在已经进化成高质量的《守望先锋》这类作品,而PUBG的粗糙质感和意外频发的剧情让这款多人射击游戏为玩家带来了更有共鸣和人性的体验。在这一点上,我真的认为它可以和单人RPG游戏媲美。


不论是看似不可能扔进房屋的手雷,在废墟中意外的相逢,或是在桥边马路上的火并,PUBG并不只是一款射击其他玩家的游戏,它是在广阔地图和不断缩小的圈子中产生的多种体验的集合。

- Bryant Francis

《掠食(Prey)》
开发商:Arkane Studios
发行商:Bethesda Softworks

你被困在了一个巨大的空间站里,其中充满了会变形的外星人,而你生存的唯一机会就是将外星基因和自己的结合,成为一个半人类半外星……生物。

作为我最爱的“沉浸式模拟”游戏,《掠食(Prey)》很好地教会了玩家可以利用手边的系统来做哪些事情,并且鼓励玩家去做这些事。


精心设计的关卡让游戏本身就成了一次实验,而它的呈现方式让玩家感觉自己在欺骗或者是打破游戏规则,这样也增添了更多乐趣。这游戏感觉就像是《银河恶魔城》的即兴爵士独奏版本。而且,没错,你还可以变身成一个咖啡杯。

- Kris Graft

《柴堆(Pyre)》
开发商/发行商:Supergiant Games

《柴堆(Pyre)》是一部非常美丽的作品。Supergiant完美运用了音乐、概念、美术、角色和故事做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柴堆(Pyre)》在很多方面都令我惊讶,并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一开始看起来非常残酷或愚蠢的角色变得平易近人,甚至有些可爱;敌人有时候让你对他们感同身受,甚至有点希望他们能打败你,因为他们也应该赢一次;游戏失败可能让你感觉超棒;你拯救的那些人并不一定能救你。

《柴堆(Pyre)》是Supergiant所做的最有趣的游戏,也是一款成功之作。这款游戏中所结合的元素几乎可以说是一次超自然的NBA嘉年华,更是为它锦上添花。

- Alex Wawro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
开发/发行商:任天堂 EPD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想不出什么新的语言来描述《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The Legend of Zelda: Breath of the Wild)》了。它通过将这款长盛不衰的IP继续打磨并且伴随着崭新主机同时发布,达到了几乎是不可能的高度。确实,我能给它最大的赞美就是,这款游戏在保留了该系列的核心和灵魂的同时,还做出了全新的作品。


那些意料之中的神庙、熟悉的物品和线性世界剧情都不再存在于这款游戏中。取而代之的是被称为神兽的巨大机械谜题,可以全方位探索的彻底的开放世界,以及各种神奇、不断带来惊喜的新鲜技能组合。

在游戏中最好的时候,它让我感觉像一场充满乐趣的实验,并且是开放世界设计的完美诠释案例。最坏的时候……实际上,没有什么最坏的时候。说实话:任天堂完成了一项杰作,并且将我最喜欢的塞尔达游戏从《风之杖》这样的经典演化成了现代作品。

- Chris Kerr

《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开发商:Giant Sparrow
发行商:Annapurna 互动

据说你在《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接近结尾时看到的墓地感觉像是空的,仿佛那些墓碑只不过是占位符,为了显示这里有人,而不是用来纪念某人。因为这座房子自己其实才是真正的墓地,房子里的每个人的神龛都藏在封闭的门后、冻结在那个人过世前的一瞬间。


漫步在这座空荡荡的房子里,本来应令人感觉毛骨悚然,但当你探索到每个角色的小片段时,又有足够的乐趣让你完全不会感觉到压抑。反而你只是对这些人死前未能完成的遗憾感到纠结,尤其是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死在了自己最辉煌的时刻。

Lewis在罐头工厂的工作并不出众,但这些大大小小别出心裁且出人意料的故事,却恰到好处地抓住了角色的灵魂。那间你曾进入过的房间,里面充满了前人留下的各种线索,现在仿佛还回荡着他们最后时刻的回音。很少有游戏能做到情感上的反馈,但这款少见的游戏却做到了。

- Phill Cameron

《如龙 0(Yakuza 0 )》
开发/发行商:世嘉

和很多人一样,我已经注意《如龙》系列很久了。直到社交媒体普及后,人们才有机会能一起分享这一系列中那些酷炫、奇怪的事情,让我开始怀疑人生甚至想揍自己一顿,恨我没能早点玩到这款游戏。


《如龙 0(Yakuza 0 )》,对我而言完全没有任何游戏叙事的不和谐问题。它给我的感觉就是,“Kris Graft进入了真正的2017如龙世界”。部分原因是游戏的开放世界任务设计是从我们所说的“有趣的分心之物”中所衍生的。你会遇到各种奇怪的人物和事件,你想要帮助他们的意愿超过了自己想要去完成主线的意愿,于是你踏上了小小的但成就感满满的冒险。

于是我不禁在想,最有代入感、最棒的开放世界游戏主角应该是一个对万事万物充满好奇的人,他很容易被任何事物分心。

没错,就是主角桐生一马。

主线剧情充满了真实的阴谋诡计,以及两位主角——桐生一马和真岛吾朗之间的交互,这对于一款开放世界游戏来说完成得很不错。这款游戏充满了魅力和心意,更别提它是少有的真正具有“世嘉”风格的游戏。简直太棒了。

- Kris Graft

二、 十大游戏开发商

Arkane 工作室(《掠食》、《耻辱:界外魔之死》)

Arkane 旗下工作室位于法国里昂和美国德州的奥斯丁,制作了一系列长盛不衰的单机“沉浸式模拟”游戏。《掠食(Prey)》和《耻辱:界外魔之死(Dishonored: Death of the Outsider)》都是今年发布的典范之作。这种游戏类型,在制作初始原型阶段可能就需要成吨的便利贴来做标注了。


今年对于Arkane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业界曾经对于花费大量预算的单机沉浸式模拟游戏的商业变现能力存在很大疑问,谣传说Arkane近期的游戏都并不算是大卖之作。但如果说Arkane在2017年的游戏的确展示了他们的实力,那么我们需要他们继续制作这样的沉浸式模拟游戏。

例如《网络奇兵(System Shock)》《盗贼(Thief)》《杀出重围(Deus Ex)》这类游戏的DNA深深注入了Arkane的游戏中,甚至比这些经典沉浸式模拟游戏的续作还要更深。部分原因是Arkane的关键人物也曾在这类型的始祖游戏项目中工作过。但也是因为Arkane对于这一重要游戏类型的不断优化和完善。

而这类游戏的制作并不容易。这些游戏的制作水准是令人震惊的,而且由于它们的非线性特点,很多制作水准甚至都没有体现出来,更别说被广大玩家欣赏到了。要将这些游戏做出来并上市,需要大量的精力投入,尤其是针对这样的质量水准。

因此,Arkane必须位列十大开发商名单,并不只是因为《掠食》和《耻辱:界外魔之死》是2017年最棒的游戏之二,还因为他们对这一游戏类型所作出的杰出努力和执行在多方面看来都是巨大的挑战。

Christian Whitehead, Headcannon 和 PagodaWest Games(《索尼克:狂欢(Sonic Mania)》)

这三方一起发布了极具90年代风格的《索尼克:狂欢(Sonic Mania)》,但这些团队是如何走到一起并制作出这款令人耳目一新的致敬之作的故事更值得我们关注。


在获得授权开发2D《刺猬索尼克(Sonic The Hedgehog)》游戏现代版之前,Whitehead和Headcannon 的Simon Thomley在2009年合作并制作了一款手游版的索尼克CD,希望能够吸引到索尼克东家世嘉的注意。

他们的重制手游的绝对品质的确吸引了世嘉,于是二人继续使用Whitehead的自订‘复古’引擎代表世嘉制作了《刺猬索尼克》和《刺猬索尼克2》的手游版。

David OReilly  (《万物(Everything)》)

David Oreilly的《万物(Everything)》是一款能够自主游玩的游戏。它由一个小团队制作,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在这款游戏中,我们可以对自己所见到的所有事物进行接触、栖息并交互,而这也以游戏独一无二的方式提醒了我们,所有事物的本质是一样的。我们所有人终究都是世界整体的一部分。


《万物(Everything)》是一款受到游戏爱好者期待的游戏,而它的呈现过程并没有经过太多犹豫。这正提现了游戏开发工具对行业范围的拓展,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同时也扩展了游戏可以或者应该成为的样子。

在我们回顾2017年时,我们之所以提到David OReilly和他的同事们,并不是因为他们开发了年度最“棒”或最好玩的独立游戏,而是因为他们告诉了大家一个现实:制作游戏,就跟其他创意性工作一样,是哲学表现的结果。

Giant Sparrow(《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很少有游戏让人想要从挑战和成就感中逃跑,有些游戏让你觉得自己的大脑得到了满足,就仿佛刚读完一本好书或一篇小故事一样。

Giant Sparrow就是制作这种激励性游戏的工作室,并且他们非常擅长。2017年的《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是2012年的《黑白世界(The Unfinished Swan)》的续作,后者是当年叙事和机制和谐的最佳典范,也是一款杰出之作,值得我们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学习。


这样的和谐,当然不是偶然。当我们今年采访Giant Sparrow的Ian Dallas时,他解释了制作《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小片段的30种不同操作机制的磨人过程,每个动作都允许玩家通过游戏进行有意义的交互;通过游戏手柄来逐渐感受到整个故事。

虽然《艾迪芬奇的记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非常值得注意,但Giant Sparrow工作室本身也非常值得尊敬。该工作室完成了开发过程中的跳槽,从索尼转到了新的发行商Annapurna互动,在他们崭新的第一人称叙事类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并且他们的游戏销量超乎大家的预料。我们很高兴(也很欣慰)看到还有这么多人欣赏Giant Sparrow的作品,这样他们就可以继续创作出更多令人印象深刻的游戏体验了。

IO 互动(《杀手(Hitman)》)

长期项目《杀手(Hitman)》的开发商IO互动在去年登上了我们的最佳开发商榜单,由于他们冒险将一款长期运营的系列在最新一部作品中打碎成了按集发布。然而,在2017年,我们看到IO互动成功面对了一系列不同的挑战和难得一遇的困境,让它再次赢得了最佳开发商榜单的一席之地。


在成功地将颇具风险的《杀手(Hitman)》作为按集发布的线上游戏之后,新闻爆料说史克威尔艾尼克斯正准备放弃IO互动。同时,史克威尔正在和很多方沟通出售IO互动的事宜,这令这家工作室和《杀手(Hitman)》的未来都显得不太明朗。

但是,过了几周,IO互动同意了史克威尔艾尼克斯的管理人员购买全部股票,成为了一家独立工作室。令人意外,双方之间的谈判最终结果是IO保留《杀手》系列的权力,并且能够继续运营它的分集游戏。不幸的是,这笔交易并非毫无痛苦,IO还是进行了部分裁员。但是,事实是这家工作室得以继续运营,重新获得自己的旗舰IP,并且继续支持去年最棒的“线上运营”游戏之一,结果还是值得庆贺的。

Laundry Bear Games(殡葬师的故事(A Mortician's Tale)》)

Laundry Bear Games(位于加拿大多伦多)的处女作《殡葬师的故事(A Mortician's Tale)》于2017年10月发布。这款游戏最初是在一次游戏开发比赛上启动的,名字叫做《殡葬师模拟(Mortuary Simulator)》。它受到了殡葬业者和作者Caitlin Doughty,以及她所帮忙创立的“死亡鼓励运动”的启发,该运动期望通过教育大众来重新树立西方社会对于死亡文化的定义。


在《殡葬师的故事(A Mortician's Tale)》中,Laundry Bear制作了一款挑战死亡定义的游戏,并且以颇具敬意和教育意义的方式呈现。玩家可以从游戏中学到很多,包括根据死者所要求的服务来提供同的尸体处理方式,以及奸诈的殡仪馆想要过度收费并占死者家属便宜的险恶用心。

电子游戏在玩家的手中总是充满了死亡和暴力。而这款游戏并没有鼓励暴力,让玩家去杀人,而是让大家去照料一名死者。

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围绕着死亡我们已经习惯了沉默,而大家也都避免去讨论这样的话题,但其实我们恰恰应该跟自己所爱的人去探讨这个话题。Laundry Bear在这款游戏中成功了,因为它引发了大家的讨论,并且也制作出了史上对于死亡最具真实性的游戏。

MachineGames(德军总部2:新巨像(Wolfenstein II: The New Colossus)》)

要将一个“美国白人至上”的故事变成一款傻乎乎的纳粹第一人称射击游戏,需要非常有才的开发商才能做到。而在2017年,这个有才的开发商就是瑞典的MachineGames。

在《德军总部:新秩序(Wolfenstein: The New Order)》的成功之后,想要重新做出这第一款游戏的神韵,对任何工作室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战。但MachineGames不仅做到了,他们还制作出了更具人性和意义的作品。


在《德军总部2:新巨像(Wolfenstein II: The New Colossus)》中,很多母亲都拿起了枪来保护自己孩子们的未来;一位种族主义的德州白人夸耀纳粹统治怎样让自己的生活更美好;而一位轻声细语的半犹太小孩,在两个世界之间徘徊,最终成为了反抗军的领导,这样他可以更好地利用自己的权力和特权。

同时,MachineGames通过技术进步和创新玩法带来了一款具有一系列独一无二的关卡和武器的第一人称射击续作。《德军总部2:新巨像(Wolfenstein II: The New Colossus)》的结局暗示着我们的草根英雄们将会踏上第三次冒险,而我们也希望MachineGames能够为这一出色的系列作品带来更多故事。

任天堂娱乐企划与开发部(EPD)(《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

要想从游戏行业中找出一个人说他认为任天堂不擅长做游戏,那几乎是不可能任务。游戏设计和开发是任天堂业务的关键和基础支柱,这对于他们而言的重要程度或许超过了它的所有竞争对手。

但是今年对于任天堂来说很特别。除了它(意外非常高调地)发布了新的游戏主机之外,它还发售了一系列优秀的游戏,包括《喷射战士2》《银河战士:萨姆斯回归(Metroid: Samus Returns )》《超级马里奥奥德赛》《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

任何一个工作室如果能做到《奥德赛》或者《荒野之息》这样的成功,那都是非常幸运的。任天堂EPD在今年发售了这两款游戏,并且成功地令两个历史悠久的(随着时间发展已经有些停滞不前的)IP重新焕发活力。

任天堂开发者们的辛勤劳动帮助该公司在2017年迎来了转折,并且让大家更加坚定地期待2018年他们会有什么新作品。基于以上这些原因以及其他,我们认为任天堂娱乐企划与开发部是2017年最佳游戏开发商之一。

The Pixel Hunt 和 FIGS(《亲爱的,请将我埋葬(Bury Me, My Love)》)

新闻游戏,寓教于乐,严肃游戏。这些字眼通常看起来很沉重,而任何决心要制作这些用来解决显示问题的游戏的开发商都必须准备好承受这些责任。

有很多开发商成功做到了这一点,今年很少有开发商能够像《亲爱的,请将我埋葬(Bury Me, My Love)》的开发商一样,不遗余力地去完成这一任务。这是一款关于叙利亚难民在远离家乡的逃亡之路上寻找庇护的手机游戏。

这也是法国独立工作室The Pixel Hunt和法国数字设计公司Figs的第一款独立游戏,二者共同撰写和呈现了这个故事,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游戏通过类似WhastApp风格的字体、表情和漂亮的自拍展开,故事的主角Nour和她丈夫Majd 轮流上演着搞笑、可怕和令人揪心的剧情。但大部分时间,故事都是平淡的。玩家从Majd的角度观看,有时候会做出各种选择来回应(我是要用这个害羞的表情还是闭嘴的表情?),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等待Nour的消息,希望了解她在哪里以及在做什么。

所以,回答经常都是很普通的:她正在黑暗中摸索道路。她被一个关不好的酒店房门惹怒了。她正在政府部门前排着长队。通过这款游戏,Nour和Makd会不断分享一些小玩笑、尴尬的信息以及不适的沉默,就跟真实生活一样。有时候它们很无聊,或者胆怯、琐碎,但看到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都是普通人。

关于严肃话题的游戏经常会带有那些讽刺现实人物的角色,为了所有的普通人,展现他们对于勇敢挣扎的戏剧性故事。但《亲爱的,请将我埋葬(Bury Me, My Love)》这款游戏恰好相反,它给玩家一些空间来了解这两个被迫分离的角色。

这是一款非常出色的游戏,而我们真想快点看到开发团队之后会带来怎样的作品。

PUBG 公司(《绝地求生:大逃杀》)

今年对于PUBG公司来说真的是无与伦比的一年。工作室的第一款游戏《绝地求生:大逃杀》(你们应该听说过)已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破纪录之作、潮流引领者和大奖赢家——而这款游戏甚至都还没有正式上架。

不论你喜欢、讨厌或者是根本不在乎这款还处于抢先体验的游戏以及这种“大逃杀”模式的蔓延,你都不能否认它对于游戏行业造成的巨大影响。这款大逃杀射击游戏在过去这一年经历了火箭一般的上升,成为了Steam史上最热门的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超过200万,并且销量超过2000万。


当然,这款游戏本身还是有点粗糙的,但《绝地求生》绝对是饱含活力和特点的。每一次你死我亡的比赛都充满了紧张和难忘的时刻,仿佛现代的真人秀,《绝地求生》的不可预测性让它的观赏乐趣完全不输给游玩乐趣。

当然,成功往往伴随着竞争。虽然PUBG公司肯定会关注它的同类型竞争者,例如《堡垒之夜》,但现在它是无可争议的卫冕冠军。这个成立不久的工作室成功塑造和建立了一个代表自己的子品类,而这个类型正不断成长,眼看即将吞没整个游戏行业。

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三、 游戏大事件

下面我们要回顾一下2017年影响了游戏行业的大事件。

随着这一年即将结束,我们也是时候停下来歇一歇,并且回顾一下过去一年的经历了。

在2017年发生了太多事,很多时候感觉我们仿佛过了好多个月甚至好多年。在游戏行业,我们看到了游戏制作行业的潮起潮落,新作登场,以及天翻地覆的变化。

回顾我们在2017年的报道,我们发现了5个大事件,对于游戏行业未来有着长期的影响。这其中有很多也是定义2017年游戏行业趋势的一部分,那么我们就根据它们的时间以及对于业界怎样制作和出售游戏的影响来进行列举。

任天堂的重量级主机Switch

任天堂的Switch并不是今年发布的唯一一款游戏主机,但它的确是开发商们讨论最多的主机。在去年的这个时候,有很多行业分析师对于Switch的潜力持谨慎乐观态度,而最终也证实了它的巨大潜力——目前任天堂已经在全球售出了超过1000万台Switch。

Switch的普及对于任天堂来说非常重要,这对于那些急切希望向大家推出产品的开发商们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多亏了Switch的直接接入流程)。

令你的游戏能在酷炫屋顶派对上出现的最佳方式

现在已经越来越难在拥挤的游戏市场(例如Steam,PSN/Xbox Live,苹果的App Store)中间脱颖而出了,而Switch充满潜力的商店为开发者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舞台。至少有一款游戏在Switch上发售时的销量会超越所有其他平台(PC/PS4/Xbox One)加起来的数字,而很多开发者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夸大自己的成功。

这样的现象还能持续多久我们并不清楚。在Switch上发行的游戏数量每周似乎都在增加,甚至是一些大厂,例如Square Enix, Bandai Namco, 以及(据说)Electronic Arts ,最近也开始越来越重视任天堂平台。

但是,至少在2017,Switch的显著成功(Grasshopper's Goichi "Suda51" Suda称之为“脑子有问题的人”制作的“朋克主机”)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告别Steam绿光,迎来Steam Direct

Valve今年对Steam平台做出了很多重大变化,而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应该是使用全新的、收费提交系统Steam Direct替代了之前基于社区的Steam 绿光。

仅仅是该系统的公布就引起了开发者们针对2017年游戏发行平台应该是什么样子进行了广泛讨论。它应该收取一笔费用来让你的游戏上架吗?应该收取多少费用才能将最多的山寨开发者拒之门外,同时尽量少地影响到正常的开发者?市场的准入是否应该由雇佣的评估员来进行评估?还是由大众来评估?或者说没有人来评估?

再见了Steam绿光

对于Valve来说,对以上问题的答案应该是:对,每个游戏100美元(可扣除),并且提交流程包括了一些文件准备和Valve粗略评估。这笔(相对来说)不算昂贵的提交费用看来安抚了很多开发商,他们之前被传说中Steam Direct费用可能高达5000美元吓到了。但目前还不清楚这样对于Steam的提交过程而言是否能有效过滤那些“垃圾”。

Steam Direct已经上线5个月了,而Valve似乎已经达到了自己所设定的目标——让游戏上架Steam的流程变得更直接。现在还很难说Direct是否已经(或者将会)将那些在Steam商店首页博眼球和吸金的粗制滥造品排除在外。

IGN 收购 Humble Bundle

Humble Bundle在运营了7年后,在今年宣布了一项惊人的消息:这个由独立开发者们建立的bundle公司将会被IGN收购,收购金额保密(目前仍然未知)。

这是件大事,因为Humble的变动很可能影响整个独立游戏产业。这家公司已经通过它的游戏包业务(仍然是最重要的业务)发展为现在的发行游戏、支付开发者来为自己的月卡订阅俱乐部提供游戏,运营了一个基于订阅的在线游戏宝库,并且运营了一个在线游戏市场。

还有一个问题:IGN是否支付了足够的费用?

然而,当这个交易在10月份公布时,IGN的执行官Mitch Galbraith告诉我们,“我们这么做是想要为[Humble]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资源,让他们能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同时,Humble的联合创始人John Graham说该公司——也许是指他们合作的开发者们——将会从IGN的支持中获益。

我们将在接下来的一年看看这个交易会带来什么影响。不论如何,IGN的编辑们现在对于披露消息这件事需要考虑的更多了——而独立游戏开发领域的常青树现在也有了新东家。

在将近20年后,Visceral Games关门了

今年有很多不错的工作室都关门了,但是EA决定关闭Visceral Games并重新制作它的星战项目在今年尤其显眼,因为这令整个行业开始思考:单机游戏是否正在走向衰亡?

答案当然是:不是。你无法扼杀创意。但你可以扼杀一个你认为无法达到预期目的的项目,这大概就是EA在10月宣布要将Visceral在制作的《星球大战》游戏从一个“基于叙事的线性冒险游戏”改成一个“玩家想要回来并长期不断体验的游戏”。

因此,这个自从1998年就开始制作游戏(《未来警察:LAPD》《死亡空间》《战地:硬仗》)的工作室正式被关闭了,而它旗下的大项目交给了EA温哥华工作室。

《死亡空间》主角Isaac Clarke 展示了打磨一个半成品所需要的努力

只有那些参与其中的人知道所有原因,但从外界看来,很大原因是受到《命运2》《守望先锋》以及其他售价60美元的“网游”作品成功的影响。这些游戏令玩家不断回到游戏,让他们不断付费,随着它们(以及其他在线游戏,例如《DOTA 2》和最近热门的《绝地求生 大逃杀》)占领了新闻头条和收入排行榜,看到Visceral Games及其制作中的高预算单机冒险游戏被叫停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EA为《泰坦天降(Titanfall)》开发商Respawn豪掷5亿

EA关闭Visceral Games的原因也可能与它在今年豪掷4.55亿美元收购《泰坦天降》开发商(也是EA的长期合作伙伴)Respawn娱乐有关。

游戏行业是个烧钱的行业,而由于EA决定花费近5亿在Respawn身上(虽然这比不上之前其他大公司的收购金额,例如腾讯去年花费86亿美元收购Supercell,动视前年花费60亿美元收购King),这也让他们不得不好好考虑自己的开销。

据媒体报道,EA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是Nexon先提出以更高的价格收购Respawn的;那么这些大公司,尤其是以网游业务为主的大公司,他们究竟在这个工作室身上看到了什么?Respawn最新的游戏虽然广受好评,但其商业价值却被忽视了。这款游戏(和它的前作以及大部分3A游戏不同)采用了广受好评的单人战役玩法加上有趣的一次性游戏机制。

答案,至少对EA来说,可能就是跟《星球大战》有关。Respawn已经跟EA在《星战》项目上合作了很长时间,而在今年年底,显然EA花费了大力气(包括预算、项目、人力)来确保《星球大战》能够成功。

这些变化也影响了很多工作室的开发者在今年的表现。而它们对于整个行业的影响还有待观察。

下面你会看到针对2017游戏行业的宏观趋势分析,以及它们对于游戏开发者们而言有什么意义。

四、2017游戏行业趋势

2017年对于游戏行业来说是PUBG大放异彩的一年。以下是本年度吃鸡大战的趋势。

Steam Direct后的不确定

Valve正式放弃了之前基于用户投票的Steam绿光计划,并且于6月份发布了Steam Direct。这项新的Steam游戏发行系统采用了直接的100美元可抵消费用来替代之前的宣传和投票流程。

目前还很难评判Steam Direct的准确和直接影响。但是,弥漫在开发者们之间的焦虑是显而易见的。数据显示我们在Steam上看到了更多新游戏,这对于开发者而言是一个更加开放且拥挤的平台,并且令他们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应该怎样使用这个平台以及宣传自己的游戏。

我们也看到随着Steam上新游戏的数量增加,有证据显示平均每个游戏开发者的收入正在下降——看来玩家们的购买力并不会随着游戏数量上涨而上升。而近来,我们看到更多…怎么说…一些披着游戏外衣的商品上架,而它们并不会为平台带来价值,这样可能会排除掉那些更诚心实意做游戏的开发者。

正如我所说,想要理清楚Steam Direct的实际影响是很困难的,因为这并不是导致目前Steam上游戏数量增多的唯一原因。但是对于很多开发者而言,2017年Steam Direct开启了旷阔的西方数字市场大门,而其中有很多游戏都战死沙场了。

开宝箱系统审查

随着游戏公司正在寻找更多方式来降低制作大预算游戏的风险,他们将“掉落宝箱”作为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重要策略之一(例如‘那些通过各种商业模型来维持长期赚钱的游戏’)。

想知道箱子里有什么战利品?给我5块钱就告诉你。

但由于在一些主流游戏中,一些过于激进或直接的糟糕的宝箱设计,以及后续引起的玩家反馈,我们发现这个模型,不仅仅是受到了玩家和媒体的关注,还得到了全球的政府监管部门关注。结果是,有一些开宝箱系统看起来很像是赌博。

这个趋势将会持续到2018年,很可能更久。有些大的游戏发行商解释说这些宝箱不是赌博,而ESRB(对游戏进行年龄分级的自主机构)也同意了这些大厂的说法。目前来说,游戏行业的确需要做一些反省,不论他们这种方式的商业化还能侥幸生存多久,是否值得他们继续下去——直到政府部门介入并且下发禁令。

VR降温,AR升温

VR的热度消退了很多,其实对于一个想要持续发展的行业来说是件好事。有一些VR工作室关门了,而由于VR相对较小的用户基础,要盈利还是很困难。但是我们仍然看到有一些针对VR的长期投资,例如谷歌购买了《工作模拟》开发商Owlchemy,以及微软购买了VR公司Altspace。在2017年,VR领域看来更多地追求长期的新高潜力科技发展而不是淘金热。

同时,今年我们看到谷歌和苹果分别推出了ARCore 和 ARKit这两款基于收集的AR解决方案,意味着可靠、易于获取的AR,而这些不仅受到了感兴趣的游戏开发商支持,还受到了大的工具开发商例如Epic和Unity的关注。

今年,沉浸式计算也许并不像几年前那么火,但现在大家的期望也总算更加实际了,我们可以期待这种技术可能对于游戏行业产生的更深远、更实际的影响。

人人都吃鸡

一款游戏是否能成为一个趋势?对于PUBG来说,是的。这款游戏在今年3月发布于Steam,它的成功已经不仅仅是对PUBG公司本身产生了影响。

这当然不是第一款大逃杀类游戏(甚至都不是它的设计者Brendan "Playerunknown" Greene制作的第一款大逃杀作品),但还没有任何一款游戏能达到它的影响和冲击力。游戏在Steam平台的销量达到2400万份,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00万人,不难推断出PUBG已经从其他在线多人游戏的手中抢走了大量的玩家时间和收入。

真正的吃鸡盛会

其他开发者们也看到了PUBG的成功,于是在他们的游戏里也衍生了同类玩法(遭到了设计者Brendan "Playerunknown" Greene起诉)。Epic Games的《堡垒之夜(Fornite)》受到PUBG的成功启发,在游戏中加入了大逃杀模式。而在中国,更是诞生了一个全新的克隆和山寨体系——这种游戏类型被称为“吃鸡游戏”。这已经是一个游戏行业的现象级产品,而且这款游戏还处于抢先体验阶段。

Switch崛起

要准确预测任天堂的新主机会有多么成功(或失败)是很难的。任天堂以特立独行著称,它总是故意推出一些与竞争对手区别很大的产品。

当Switch上市后,人们开始购买,而我们也越来越发现任天堂这次做了一件非常特殊的产品——也许不如原来的Wii那么令人耳目一新,但更加是适合任天堂“核心”用户的可持续产品,它更多地依托于实际且独特的功能而不是爆炸性的奇异特性。现在,这款主机的销量已经达到了1000万台,预计2018年3月会达到1400万台。对比之下,Wii U的生命周期内销量只有1356万。

而Switch的成功不仅仅是硬件。在这款主机上市之前,任天堂就已经开始小心筛选那些能够为Switch未来游戏库带来产品的独立开发商们。对有些开发商而言,Switch是远离拥挤的Steam以及一众成熟的主机市场的避风港。这片蓝海正随着市场上不断出现的竞争开始逐渐变红。但是在2017年,Switch这款及其出色的主机,的确是任天堂回归战场的关键。

via:GAD翻译馆成员鸢尾∮Iris翻译,原文来自Gamasu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