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x

游戏主播遭遇“中年危机”,如何把自己IP化是个难题

财经国家周刊2018-01-23

一年前,游戏主播少囧(网名)一定想不到,自己也能成为直播平台上的一枚“流量小生”。更想不到的是,把他和其他游戏主播一起推上巅峰的,是曾经让他们险些丢了饭碗的“流量网游”。

让少囧的游戏人生意外转折的“吃鸡”类游戏,如《绝地求生》的火爆,同样是一场意外。

没人能预料到这场“历史的倒退”。在手游主导的移动互联网战场,被“判了死缓”的PC端游竟然杀了回来,不仅让中国游戏玩家从手中的5英寸屏幕上抽回了目光,还反向激发了他们的需求,让他们主动问出,“‘吃鸡’会不会出手游?”

中国的游戏厂商闻风而动,最先推出的手游版本的竟然是一家手机公司小米,连一贯代表趋势的游戏巨头腾讯竟然都“慢”了同行好几步。

你问它是怎么火起来的,大概十个“吃鸡”玩家九个都会回答,“这个游戏就是主播带起来的”。

之后,正如少囧所经历的那样,主播带火的游戏,反过来开始改变主播的人生,为主播这个职业提供了一条全新的行进轨迹。

互相成就

少囧是某平台的热门主播,从游戏内测时就开始接触“吃鸡”类游戏,到现在游戏时间已经超过2000个小时,每次直播都有百万级别的观看量,在行业里算是头部主播。

与大多头部主播不同,少囧并非直播《DOTA》《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这类“流量网游”出身,而是做了将近两年的主机游戏主播。微软的“Xbox One”、索尼的“PlayStation 4”,都是流行的游戏主机。

这种“不成熟”的选择背后有行业发展的原因,2014年6月,少囧初试游戏直播时,只有YY直播(现虎牙直播)一个较为成熟的直播平台,彼时斗鱼TV刚刚起步,熊猫、龙珠、战旗还不知为何物。

主播大都凭兴趣而来,游戏直播尚且无法称为一个行业,更看不到有什么商业前景。

很长一段时间里,少囧凭借个人兴趣直播了上百款主机游戏,天生搞笑的声线,刻意从生活中积累的段子,加上不断强化的与观众互动节奏的控场能力,让他积累了不多不少的粉丝。

但真正给他带来改变的,是2015年初,少囧在主机游戏之外,开始直播一款类“吃鸡”沙盒网游《H1Z1》,结果竟小有起色,直播平台跟他签了合同。虽然只有8块钱一个小时,但那是少囧第一次意识到,直播竟然还可以赚钱。

这让他更加认真地去做直播,他曾经为了一款“三国”类游戏重读《三国演义》,将历史典故融入游戏讲解。但结果跟预想中不同,获得粉丝喜爱的少囧并没有得到平台更多的重视。

那时的直播行业已经战火纷飞,仅从2015年到2016年,国内涌现出200~300家网络直播平台,形成了“百播大战、全民直播”的局面,流量对平台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风头正劲的《英雄联盟》一类“流量网游”成了吸粉利器,相对稳定又没有爆发点的主机游戏,在那个时间点成不了直播平台的主角。

少囧意识到要打破瓶颈自己进步,他换了一家直播平台重新开始,转变了思路,深耕《H1Z1》,一玩就是3000个小时,玩出了名气。

刚好,此时直播平台的大战也带火了整个游戏直播行业,主播对新游戏的带动力度如同明星代言产品,玩家都是先接触主播、再接触游戏。

如果说《H1Z1》奠定了沙盒类游戏的基础,那么“吃鸡”真正成为这类游戏从“小众”到“大众”的跨越。本就有《H1Z1》粉丝基础的少囧,从“吃鸡”开始,把直播时间又延长了。

一个原因是需要加长游戏时间来锻炼技术、跟其他人磨合,最主要的还是“吃鸡”流量太旺,每个时间段都有新观众进来,这几乎是从未有过的涨粉形势,也成就了一些顶尖主播百万、千万年薪。

于是,从以前每天只播三四个小时,最多五六个小时,到接受记者采访的那天,他从早上开始直播到下午两点,晚上七点又开始直播到半夜,而这中间休息的五小时,除了接受采访,他还要做好当天在微博上发的教学视频。

主播的苦恼

不断上升的直播热度,也给某些投机取巧的主播带来瞬间“身败名裂”的危险。

“主播‘吃鸡’开挂作弊频繁”充斥网络,很多开挂主播一夜之间自毁前程,也有很多主播选择直播真人“吃鸡”为自己正名。

少囧也曾因为在游戏直播中与另一主播相遇时枪速过快被疑“开挂”,虽然后来被辟谣,但在直播过程中,一旦有“不可思议的”操作出现,依然会有“开挂打脸”的弹幕跳出。

输也不是,赢也不是,成了很多主播的苦恼。

但少囧依然坚持全程看弹幕,“做主播最难的一点就是把控节奏,很容易心态爆炸,但我天生心态比较好。”

他想出很多方式调节气氛,“直播间是你的,你要把控观众的节奏,而不是被观众牵着走。有人说你开挂,你可以把它变成自己的梗;如果你死了,也可以死得很搞笑,让观众意想不到才是喜剧。”

即便心态不成问题,少囧依然承认,“直播行业的瓶颈很大,一个游戏能火一年就不错了,而直播过于依靠特定游戏的热度突破瓶颈。”

游戏的不确定性之外,“主播做得再好也只限于平台的流量”则是另一重瓶颈,“如今每个直播平台走得都是一样的路线,除了流量数据有差异,基本没什么自己的特色。”这种情况下,主播个人的发展十分受限。

大环境下,国内和外国的直播商业环境不同,一方面,国内直播平台给出的平均薪水一个月只有三四千,主播最主要的两个收入来自礼物和广告分成。

另一方面,在原本应占据广告收入很大板块的游戏推广方面,国外的游戏根本不会找到中国的主播。

以《H1Z1》为例,在全球最大的直播平台Twitch TV上,游戏厂商会直接搭载Twitch平台主播的相关周边(如印有主播头像的文化衫)进行售卖;在国内,腾讯虽然也在搭建We Game平台,但刚刚处于起步期。

少囧认为,“游戏最后必定要走到厂商和主播捆绑销售,但是现在国内还没有良好的生态环境,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一定要等到国内的主机游戏成熟了之后。”

对于这批生于直播时代的第一代主播来说,不断老化的年龄成为更现实的问题——他们没时间等到国内的游戏生态成熟起来。

少囧解释,人的反应速度在14岁开始增长,16岁达到巅峰,20岁开始慢慢下降。幸亏“吃鸡”游戏不是纯FPS类(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而是生存游戏,比得不是反应快而是凭脑子,否则真玩不过那些17-18岁的小孩。

主播的“中年”危机竟然就这么来了,来势汹汹的90后和00后开始倒逼他们思考下一个方向。

造星运动

“我想跳出来做一些自己的事业,这是一个身份的转换”,少囧说道。

“吃鸡”让他看到了电竞的潜力,少囧断定,这个游戏“直播效果很好,观赏性极佳,一定会和英雄联盟一样火,并且加入国际电竞比赛。”

“电竞”这个词充满想象力,2017年10月,英雄联盟S7总决赛门票刚开售,官方最高票价480元就秒变1.3万元,惹得粉丝吐槽“一票难求”,可见电竞赛事的火爆程度。

数据显示,在2016年全年,电子竞技一共产生了4.93亿美元的收入,全世界有3.2亿人观看了电竞相关的比赛,这或许才是游戏产业最吸金的一环。

来自官方的消息也在为电竞正名——国际奥委会为了吸引那些对体育赛事态度冷淡的年轻人,正在计划将电子竞技项目加入2020年伦敦奥运会。

少囧说,“主播如果能带一个队伍上奥运,也是一个梦想。”

去年8月份开始,他创业做起了职业俱乐部,组建了一支叫做“VTA”的战队。

在他看来,这是利用自己的长处进军职业选手重要的一环——“对游戏的理解”就是一个非职业和职业选手的区别。

以射击游戏中的“狙击”为例,非职业选手看到一个对手可能会凭感觉直接瞄准开枪,职业选手会迅速测算距离,让队友也可以通过目镜的刻度瞄准敌人,防止失手。这意味着,年龄小的非职业选手或许打得更准更快,但永远赶不上职业选手对游戏细节的理解。

当然,俱乐部的运营跟直播一样处处充满挑战——粉丝是最主要的影响力来源,奖金是不确定因素,要靠奖金维持俱乐部完全不可能。

少囧认为,“首先要有成绩,其次外宣做得好,第三要造星,像体育明星一样。”

此前,英雄互娱CEO应书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说过,判断电竞产业是否成熟,就看是否能产生像梅西、乔丹这样的体育明星。

先将自己IP化,或许是这些第一代主播们应该努力的方向。但是要怎么IP化?其实谁都没有经验。

电竞之外,少囧还在音乐方面有点想法,他今年打算出一张专辑。

有趣的是,这个游戏主播在网易云音乐上已经有了1万多粉丝,尽管不及直播平台几十分之一,但其中一首由他制作的歌曲《这一秒》,播放量已经达到了49.2万次。

当然,会解说、会讲段子、会唱歌还不能成为一个IP的基础,这场“造星运动”还很漫长。这是少囧们在等待的下一个浪潮。

via:财经国家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