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先锋》挑战者常规赛落下帷幕,这款游戏在中国也快凉了

界面2018-04-18

4月15日,《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常规赛无声无息的结束了。在微博上,该话题讨论仅有1992次,粉丝只有68人;熊猫平台官方直播间订阅人数不到3万,而同平台《绝地求生》联赛订阅人数则接近10万。国内此前成绩较为优异的MY、1246等《守望先锋》俱乐部大多已经解散,并未参赛,而京东、皇族等知名电竞俱乐部则纷纷转投《绝地求生》职业赛事。

暴雪费尽心力打造了全球范围内的城市联赛《守望先锋》联赛(简称:OWL),却牺牲了本能蓬勃发展的国内电竞市场。

暴雪的电竞新路

暴雪想要进军电子竞技已经不是一朝一夕了,尽管《炉石传说》在休闲电竞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他们还是想要打造一项世界最顶级的电竞联赛。

目前,世界上最顶级的两项电竞赛事分别是《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和DOTA2国际邀请赛,这两款都是MOBA类游戏。于是,暴雪打造了《风暴英雄》想要在MOBA领域的电竞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

然而,《风暴英雄》最终没能从LOL和DOTA2的夹缝中杀出一条血路。尽管暴雪不断地想要更加完善这款游戏,但《风暴英雄》始终没能成长为足以媲美DOTA2和LOL的游戏。

于是,暴雪重新定义了一款MOBA+FPS游戏——《守望先锋》。自2016年5月全球同步上市以来,这款游戏的玩家数量在5个月内迅速突破了2000万,并且包揽了TGA2016年度游戏、最佳电竞游戏和最佳多人模式游戏三个奖项。

《守望先锋》成为了2016年最受欢迎的游戏,甚至能够和《英雄联盟》在网吧“分庭抗礼”。不到一年时间,游戏收获了大量粉丝,吸引了iG、LGD等众多知名电竞俱乐部,开展了多场职业联赛,大有超越《英雄联盟》LPL联赛的势头。

图片来源:《守望先锋》官网

暴雪再次拥有了在电竞领域大展拳脚的资本。这次,他们描绘了极其雄伟壮阔的电竞蓝图:模仿NBA模式打造一项全球范围内的城市联赛OWL。

据悉,《守望先锋》联赛战队席位的加盟费高达2000万美元,知名直播平台Twitch更是以9000万美元的价格买断了《守望先锋》联赛和游戏相关活动两年的直播、转播权,英特尔、惠普、丰田等知名企业纷纷赞助。

可惜的是,暴雪为了打造心目中的OWL投入了2017年所有的精力和资源,却忽视了国内本有崛起之势的《守望先锋》电竞市场。

被钱“打散”的《守望先锋》电竞俱乐部

2017年4月2日,《守望先锋》职业联赛OWPS春季赛季前赛落下帷幕,十支胜出战队获得了晋级到下一阶段的常规赛的席位。随后,没能打进常规的俱乐部开始陆续解散旗下《守望先锋》分部,比如,QG、WE、Snake等知名俱乐部。

战队解散的原因是没能打进职业联赛常规赛,这种奇葩的理由几乎不会发生在赛事体系相对成熟的DOTA2系列赛中。毕竟2017-2018赛季,DOTA2在全球共有11个Minor和11个Major赛事,战队如果没能打进其中一项赛事,准备下一项赛事就行了。但《守望先锋》不一样,如果俱乐部错过了OWPS,他们就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比赛可以打了。

不同于足球、篮球这些传统体育赛事,第三方想要举办《守望先锋》电竞赛事必须要得到暴雪授权,这种授权分为社区赛事和自定义赛事。

根据暴雪官方公布的规则,社区赛事的奖金池及出场费必须低于1万美元,赞助商赞助价值不得超过1000美元;自定义赛事的奖金池及出场费必须高于1万美元,赞助商赞助价值不得低于1000美元。显然,没有职业战队愿意参加无法盈利的社区赛事。但暴雪对第三方自定义赛事授权的吝啬,使得整个2017年的《守望先锋》职业联赛只有时空杯、OTS联赛、OWPS联赛和APAC。

守望先锋联赛主席Nate Nanzer对此的解释是,“我们不是不重视第三方,对于第三方比赛,我们还是比较重视质量的,相比与数量我们更关注质量。希望第三方比赛也能维持在一个高水平”。

结果,俱乐部选手和战队的收入都成为了巨大问题(NGA《守望先锋》俱乐部在解散时爆出选手欠薪问题),更别说盈利了。

持续亏损的情况不仅发生在没比赛打的俱乐部身上,有比赛打、成绩不错的俱乐部同样也赚不到钱解散了。

2017年12月6日,MY电竞俱乐部宣布正式终止《守望先锋》分部的运营,这距离他们拿下OWPS年度总决赛冠军仅仅只有两个月。这支国内最强《守望先锋》俱乐部发微博感叹:“成绩出来以后俱乐部还是没有什么收益,一直处于严重亏损的状态,条件也不允许俱乐部走向更大的舞台(购买owl名额)。”

MY战队OWPS夏季赛夺冠

对于国内电竞俱乐部来说,缺乏盈利手段始终是难以解决的问题。对此,《英雄联盟》LPL职业联赛选择将LPL的部分收入分享给俱乐部,但暴雪对此确实完全是不管不顾,全身心投入OWL的建设。俱乐部持续亏损,又入不了OWL的门槛,自然只能解散。2017年中旬,北美《守望先锋》同样因为资金不足以购买OWL名额、第三方赛事稀少而相继解散。

Nate认为:“《守望先锋》联赛是一个长期的联赛,会在未来为与这个联赛相关的所有人包括战队拥有者、投资人、选手等等带来长期的利润,而对于那些想在守望先锋电竞上赚快钱的队伍也许并不是我们希望的合作伙伴。”

如其所言,想赚“快钱”的电竞俱乐部最终都死于“穷困潦倒”。MY战队解散后,OMG、1246、京东、FTD等电竞俱乐部也相继解散了旗下《守望先锋》分部,国内《守望先锋》电竞俱乐部已经所剩无几。

暴雪打造了心目中的OWL,却牺牲了大量第三方赛事和电竞俱乐部。

前途未卜的《守望先锋》挑战系列赛

事实上,暴雪更看重的是职业选手而不是电竞俱乐部。即便是2018年《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简称:OC)也是服务于职业选手和OWL。

2月26日,《守望先锋》官方宣布,暴雪娱乐联合网易CC直播联合主办的中国区《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将于3月16日正式启动,整个赛事覆盖中国、欧洲、北美等七个赛区。

根据暴雪公布的规则,《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的战队必须允许许选手与守望先锋联赛队伍沟通交流转会事宜,并且允许选手收到守望先锋联赛队伍书面offer后终止合同。这更像是为《守望先锋联赛》量身打造的选秀比赛,目的是从全球范围内甄选出更多优秀选手输入OWL。

简单地说,暴雪把整个中国赛区当成了OWL的发展联盟。国内OC联赛实力突出的职业选手,很可能会被优厚的待遇吸引而转投OWL联赛的战队。比如,上海龙之队(OWL战队)就招募了LGD、VG等俱乐部的职业选手,尤其是LGD战队三名选手出走,直接导致原有阵容分崩离析。

据悉,职业选手一旦加入OWL,就会获得不低于5万美金的年薪和战队提供的健康保险及退休金方案,并且获得更高的关注度。相比之下,国内普通电竞选手的月薪仅为5000元左右。

尽管暴雪承诺将会有资金支持与激励机制帮助国内俱乐部建立品牌、粉丝群体,但明星选手对于电竞俱乐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英雄联盟》RNG战队粉丝们关注的重点大部分都是队内明星选手UZI。而目前的情况看,《守望先锋》电竞俱乐部更像是职业选手的培训基地,一旦出现明星选手就极有可能被OWL招募,最大的盈利手段可能就是通过选手转会获取报酬了。

目前,暴雪官方公布的OC联赛参赛队伍中,玩家们熟知的国内老牌电竞俱乐部只剩下LGD和VG了。缺乏了老牌俱乐部和明星选手,OC联赛想要引起中国电竞观众的关注只会变得更加艰难。

图片来源:《守望先锋挑战者系列赛》官网

糟糕的比赛成绩和低迷的关注低

尽管OWL规模之大震动了整个电竞行业,但联赛在国内的关注度却极其平淡。

截至3月4日,《守望先锋》联赛第二阶段第二周赛事结束,上海龙之队还是没能获得战队首胜。14连败的糟糕成绩只会让国内观众更加失望,并且减少对OWL的关注度。

图片来源:《守望先锋》联赛官网

根据百度指数显示,即便是OWL开赛期间,《英雄联盟》LPL联赛的关注度依然是OWL的五十倍。而国内转播《守望先锋联赛》的战旗和熊猫平台的直播间订阅人数仅仅只有十几万,同时在线观看人数也仅仅只有几万。

图片来源:百度指数

另一方面,根据百度指数显示,从2016年5月份正式发布后,《守望先锋》在国内的关注度就持续走低。即便是OWL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不小的轰动,依旧没能挽救游戏在国内的颓势。

图片来源:百度指数

2017年,《绝地求生》的强势崛起和《守望先锋》游戏本身存在的各种问题直接导致大量主播、玩家纷纷转投前者。《守望先锋》前500强的主播兔子(化名)就表示,自己和身边许多技术不错的朋友都从OW转战《绝地求生》。

目前,斗鱼等平台直播《守望先锋》的主播已经少之又少了,而人气最高的斗鱼直播间观众数量也没能超过5万,熊猫平台甚至没有人气超过三位数的主播。

图片来源:熊猫直播

老牌优质战队大量流失、OWL在国内关注度持续低迷,《守望先锋》挑战系列赛想要再次搅动中国电竞市场实在是难度巨大。即便OWL在全球范围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力,但观众如果对此不再感兴趣,那《守望先锋》在中国的电竞市场就真凉了。

via: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