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CA背后的资本故事

电竞研究社2018-04-27
昨天凌晨,WCA在其官网公布了即将在珠海举办的WCA2017—18赛季全球总决赛赛程,其中包含《DOTA 2》《CS:GO》以及《300英雄》3个项目。与以往近十天的总决赛日程不同,此次总决赛将会在两天内打完,官方在公告中表示此次比赛“更精华、更浓缩”。

WCA在最近一些时间一直饱受非议,我们在上周也回顾了WCA这四年走过的路。但最近花了3300万人民币入股WCA的彼尔文化总裁陈志昱则认为,在这些赛事表层背后,WCA所形成的影响不只是存在于电竞本身。

出于了解多方想法的考虑,我们在回顾了赛事本身和玩家看法的同时,也来到WCA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与目前WCA的官方发言人陈总聊了聊他眼中的WCA以及第三方赛事在国内的现状。


以下为自述内容,记者整理。

2014年,WCA办了第一届比赛,这一年银川政府投了6000万,受到的非议也比较多,不少人说政府怎么投这么多钱,有什么效果吗?

而就在比赛结束后三个月,资本就开始进来了。金亚科技花了8000万买了银川圣地60%的股份,相当于银川办了一届比赛之后还赚了2000万。

金亚科技为什么买了呢?

因为他虽然是创业板二十八星宿之一,但本身没什么故事,而购买这些股份为他构建了一个特别好的资本故事。

金亚科技在同期还收购了《花千骨》的开发商天象互动与游戏媒体GTV,加之电竞赛事WCA,金亚科技构成了一套完整了游戏产业链。

在公布收购之后,甚至还没有成型的时候,金亚科技的股价就开始涨了起来。但由于金亚科技在上市的时候涉及财务造假的问题,后来被监管层立案调查,这套产业链也因此不了了之。

所以很容易看出来,WCA从最早期就有一些资本的属性。而在这一系列运作过程中,WCA自身也是受害者,但要说WCA真正为银川带来了什么,这就不能光放在电竞里面来看了。

其实到了去年年底,WCA一直还在烧钱,但银川这么一个身居内陆的城市却因为电竞出名了。用电竞这个概念把品牌打出去后,银川也通过这个招牌做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银川参与了电竞以后,WCA有个股东叫做银川市产业基金,就多次和游戏圈和资本圈产生交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盛大私有化,盛大搬到银川后,3年保证10个亿的税收,先交了3个亿的保证金。

所以WCA烧了很多钱,他到底赚没赚到钱?从WCA自身来说,其实是没怎么赚钱的,甚至是亏了钱的,但现在哪个第三方赛事不是倚靠着背后的大树?

在此之前,彼尔文化其实一直都是WCA的合作伙伴。而到了去年的时候,我们考虑是不是应该再朝前走一步,所以就与银川市政府签了一个协议,花了3300万入股WCA,控制了WCA的管理层。

总结起来,WCA这几年可以用三个阶段来概括:

第一阶段,也就是办第一届WCA的时候,当时是政府花钱,但是迅速被上市公司买了下来;

第二阶段,WCA政府烧钱经营,但是形成了银川电竞之都的品牌,从而吸引了很多资本的机会;

第三阶段,彼尔文化入股,寻求一个新的发展。

因为常年在做电竞广告这方面的业务,所以我们非常了解如果想从事电竞公司,就要走出一条不同的路。

目前整体的电竞行业还是比较混乱的。要不不赚钱,要不就像大主播那样赚特别多的钱,所以产生了极大的收入悬殊,而且也没有很多的盈利模式。这就引起电竞圈里又是融资,又是烧钱,并不是一个健康、规范、可持续发展的产业。

这次一下投入几千万到WCA,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压力挺大的。但之所以走出这一步,其实是看到两个机会。

第一个是全民电竞的机会,第二个是海外博彩。

之前WCA曾表示五年内不考虑盈利,那是因为WCA根本赢不了利,但现在我们的策略会让WCA有盈利的手段。

首先是报名费,全民电竞主要面向网吧赛,我们在网吧方面有丰富的资源,在这块我们会组织一系列的赛事。

其次是饰品交易,我们有一个饰品交易平台的合作伙伴,一天流水两百万。

最后是赛事合作,购买WCA周边设备或者合作,就可以做WCA的比赛,拿到WCA的赛事资源、游戏资源。

再下一步就是在全球4个开放博彩业的地方开设分公司,主要做电竞博彩内容。

后记


WCA的赛事本身可能饱受观众质疑,但其带来的资本也不可忽视,如今的WCA终于迈向了新的转型。而电竞这些年从不缺少锐意进取与善于画饼的新闻,WCA未来将会是“突破”还是“画饼”,只有交给时间来检验了。

via:电竞研究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