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x

设计师谈游戏剧情的独创性和它所能发挥的沉浸价值

游戏邦2018-05-14作者:Leon
游戏类型: 设计类型: 

文/Leon Daydreamer 译者:Willow Wu

为什么我们喜欢故事?

我们会为剧情发展感到兴奋,甚至愿意为它等上好几个月。故事是有创意、有想象力的,我们知道不是谁都能写出一个好故事,市面上的次品太多了。我认为故事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们真的能让观众跟角色建立情感联系,就比如你会听到有人说“我喜欢她,我希望她能得到属于她的幸福”或者“我讨厌那家伙,他最好遭受报应。”我相信这就是故事魅力的根源所在——人们好奇角色的生活将会怎样发展?他们会成功还是会失败?他们将会面临怎样的困难?作为创作者,你的工作就是展现出这种角色魅力,让人们愿意为这种奇妙的体验花费时间。


我对故事非常着迷,我需要它们。如果一个游戏没有剧情元素,我真的很难玩下去,而且我本人也从没想过要做这样一个游戏。我或许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 Leonid Pilchin,Far-off Daydream Games的创意总监。我是一个艺术家、作家同时还负责动画制作。在做独立项目之前,我已经在动画行业工作很多年了,《俗世乐土》(Ugly Americans)和《吉米大冒险》(Jimmy Two-Shoes)我都有参与制作。

有人最近问我说是什么激发了我去创造A Near Dawn,也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项目。我很清楚这个答案,但这个答案会比较长。随着项目的推进,我也有收获新的灵感,所以这个答案会还会继续长下去。灵感是保持作品新鲜、原创的重要因素,它能让你迸发新思路。我很庆幸自己没遇到过写作阻塞(writer’s block),但是我知道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不要专注于问题本身,把视野扩大到问题之外的地方,做做研究,接触新资料,寻找新的灵感。如果有人给你的作品评价是“它很像某某某(你喜欢的作品),但不一样”,你完全不必感到羞耻。我非常希望我的项目最后能成为我喜爱的游戏那样。


我是在冒险游戏的陪伴下长大的——《猴岛》(Monkey Island)、《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 Jones)、后来的《断剑》(Broken Sword)、《布莱克威尔》(Blackwell)、 《逆转裁判》(Ace Attorney)。我非常喜爱这些故事,它们能让我回忆起游戏所带来的纯粹快乐,主要还是因为它们是我童年的组成部分之一。它们的剧情创意十足,我能从这些游戏中获得不少灵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参考作品,不管是电影、书本还是游戏,对我来说,上文这些游戏就是我努力的方向标。我不需要拆解它们或者做反向工程来了解它们到底好在哪,我十分确信,就像我相信你们的品味一样。它们的叙事方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游戏团队用一种迷人、古怪的幽默感增加了游戏的吸引力——简而言之就是角色个性是游戏设计的精明所在。我之前写过一篇过于“怪异行为”的分析文,我认为游戏中的反常设定能让你的作品在眼花缭乱的市场中显得更加醒目,让玩家印象深刻。就比如《马耳他之鹰》中的彼得·洛,我现在再看这部电影就是冲着他了,不会有别的原因。这就是你的目标——独创性。设计剧情最不想要的就是将那些被用过无数次的情节再拿来用,因为角色是人,而人是有共性的,你不需要再编一个故事来讲一个平常人的生活。

我一直想要做一个类似的冒险游戏。当我坐下来动笔的时候,一开始我还不确定具体要写什么,但是我最喜欢的角色是一个在度假的律师George Stobbart,于是我就这么开始了其中一个人物的创作。但是我的角色不会处于度假状态,他要全身心专注于工作,因为他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使命。我的故事开始的那一天就是他告别正常生活的那一天。有人或许会说(真的有人说了)我的项目除了某某某个部分跟《断剑》不一样,整体感觉挺像的,对我来说这就是最好的赞扬。


我一直在思考那些影响我的作品,而且我很清楚游戏中的哪个创意是源于哪个地方。比如游戏中袜子木偶的设计灵感是来源于我看到电视节目中有人被锁在了一个房间,想起了《歪星撞地球》中的Dick Solomon在被困的时候玩起了他的袜子。还有一个故事是以香港为舞台的国际暗杀阴谋——这就是受那些香港电影的启发,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些电影。我也很想知道这些作品中的灵感又是来源于哪里?如果要一直往回寻找下去无疑会花掉很多时间。

除了那些积极向上、对儿童适宜的冒险游戏之外,我还着迷于探索人性的深度,研究角色的黑暗面以及光明面,将它们逼到极限。我从来都不喜欢那种实力一直很强大的角色,他们能轻易碾压对手,太无聊了。我想要的是一个勇敢的人,但是也会经历挣扎、也会遇到自己害怕的事。我希望他们就像普通人类一样,拼尽全力、遭受挫败,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我非常欣赏大卫·林奇的作品,他能将一个普普通通的故事表现得非常有趣。他喜欢在角色性格上做文章,但这还只是他的兴趣之一。他还喜欢搅乱观众的思维,把角色卷入一些难以置信的事件中。我也想在自己的项目中实现这种效果。故事写到3/4的时候我才偶然接触到《双峰》,它促使我进一步增强了心理困难对角色的影响。

还有一个参考作品也是比较令人意外的,我在之前都没说过——一个早期日式恐怖游戏,以超级任天堂为平台的《钟楼》(Clock Tower)。非常好玩但也非常诡异,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喜欢。除了女性主角的出色刻画以及利用有限的视觉效果创造出黑暗恐怖氛围,这个游戏吸引我的地方还有体力值的设定,这也是能让玩家恐惧的元素之一,你接触的黑暗元素越多,体力就越差,防御能力也跟着下降。我刚开始是计划加入一个类似的精神值设定——当角色一次次屈服于他的邪恶欲望,他也在一步步失去自主意识。

但是说到底每个人的项目都有自己的想法,只要你愿意花时间去思考,它会变得越来越成熟。当我在设计角色的黑暗面时,我会把它看作是整个剧情的另一面。到某个阶段,用这种“健康”系统来惩罚玩家已经不太适合了,因为这是一个更加黑暗的剧情转折,玩家要去探索它,实际上它已经成为了故事的发展基础。所以我一开始是受到游戏机制的启发,我把它应用到自己的项目中,然后又把它移除了。如果我没有告诉你,你根本不知道《钟楼》也是我的灵感来源之一。但它的影响依然存在,因为这就是项目进化过程的一部分。一天下来,我们为追求项目的独创性做了很多实验,四处收集资料,但最重要的是以自己的项目为准,填补需要的东西,增加适合的东西,还要删除不适合的东西。你会明白那是什么的,因为你跟我一样有自己的喜欢作品,它们能够指引你前进。

via:游戏邦